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關於李田田老師的情況說明

December 21, 2021

中國人權編者按:九零後湖南湘西山村小學女教師李田田,在上海震旦學院女老師宋庚一因在講課時發表歷史事件要有史料支撐言論而遭學生告密被校方開除後,在社交媒體上為宋老師鳴不平,並譴責告密者、校方、官方報道和沈默的知識分子,然而,李田田因此不僅遭當局威脅,更被以其精神有問題為由強行關押進精神病院。本文作者樓哥是李田田的微信好友,兩人從未謀面,在收到李田田的「求救微信」後,樓哥與她保持密切聯繫,並第一個向外界發出呼籲關注的聲援信息。

李田田懷有四個月身孕,她在給友人發出的信息中說:「我已經被逼得走投無路,向社會求助。如果我死了,那就是一屍兩命吧!」。李田田現被關在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位於湖南省永順縣靈溪鎮),其家人和未婚夫都不得探視。樓哥文中問:「她到底涉嫌犯了什麼法?或,她到底涉嫌犯了什麼罪?」「湖南省永順縣官方必須給公眾一個明確的交代」。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eRWzBnuJnC1srwsNu4nssQ

該文文字版如下。


樓哥:關於李田田老師的情況說明

大家好,我是樓哥。

這兩天,關注李田田老師的聲音越來越多,與此同時,作為最先發佈李田田老師「求救微信」的人,我這兩天也收到了很多很多的信息,絕大多數都是心存善意的鼓勵和打氣,也有極少數是不懷好意的猜測和攻擊。

因為信息太多,我無法一一回復,所以我決定寫一篇文章,簡要的陳述事情經過,借此說明真相,並表達我的態度。請大家耐心看完。

我不是李田田老師的親人或親戚,也不是李田田老師的同事或同學,我們至今都沒有見過面。至今,我也沒有李田田老師任何親人、親戚、同事或同學的聯繫方式。

雖然我跟李田田老師成為微信好友已有一兩年,但我們的互動主要是在朋友圈彼此點個贊。直到2021年12月18日(星期六)晚上8點,我打開微信看到她兩個小時之前發來的「求助信息」,我才想起應該把我的手機號碼告訴她。

雖然我把電話號碼告訴了李田田老師,但她當時並沒有打給我,她說暫時不方便通電話。她還告訴我:她沒有簽所謂的「認罪書」,教育局和公安局的人已經走了。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下午4點51分,李田田老師突然又給我發來「求助微信」,這時候,我們才第一次通電話。直到此時,我才得知她的電話號碼。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下午4月54分,李田田老師給我打來電話。通話一分鐘後,電話突然斷掉,我打過去,她馬上就接聽了。兩次通話,共7分鐘。在電話里,她泣不成聲,她告訴我,她懷有身孕,她的男朋友正在(注:或已經,現在記不準確了)從外地趕來。她甚至多次告訴我,如果她被逼得走投無路,就只好自尋了斷,以自殺相抗爭。我在電話里一再告訴她,絕對不能做傻事,一定要時刻想到她的母親和肚子里的孩子,並告訴她,我馬上發朋友圈和寫文章聲援她,如果有任何突發情況,請她立即打電話給我。

掛掉電話後,我不放心,又發了一條微信給李田田老師,叮囑她一定不要做傻事,然後馬上編寫了一條聲援她的朋友圈發出去。

此後,我開始寫一篇聲援李田田老師的短文。大概半小時後,我匆匆寫完文章,準備按約定發給她確認時,結果看到她發來的「求救微信」,她說:十幾個人闖入她的臥室,已經把她強行帶走了,甚至都沒讓她穿好褲子。

在最後發給我的「求救信息」中,李田田老師還說,她把一部備用手機藏在了內褲里。但我在截圖時刪掉了這句話。因為我覺得,把一個女人,尤其是把一個孕婦逼成這樣,是一種很不堪的恥辱。我不願意讓別人看到這句話。

此後,我多次撥打李田田老師留給我的兩個手機號碼,接通後均無人接聽。然後,我將那篇聲援她的文章稍作修改後,發了出去。文章標題是:求救!湖南女老師李田田被教育局和公安局上門威脅後,又被強行帶走!

我覺得,作為一個人,我應該把另一個人的「求救聲」傳播出去。這是人性的本能。而且,發出「求救信息」的這個人,還是一個很有良知和正義感的人。所以我義不容辭,也算是不辜負她對我的信任。

這,就是我願意聲援李田田老師的全部原因。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晚上6點33分,聲援文章通過審核發出後,我再次撥打李田田老師的電話,仍然無人接聽。

在焦急的等待中,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晚上9點,李田田老師的一位師友通過微信找到我,然後發給我一張手機短信截圖。

這張截圖徹底坐實了我的擔心:李田田老師肯定已經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了。因為她留給我兩個手機號碼,其中一個號碼的歸屬地就是陝西西安;而且,她在最後發給我的「求救信息」中,就明確告訴我,她把一部備用手機藏在了內褲里……關鍵點全部吻合。

李田田老師有抑鬱症,而且懷有身孕,怎麼能夠被送進精神病院呢?我很擔心她的遭遇。但我又沒辦法聯繫她的親人、親戚、同事和同學。

我一夜無眠。

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一大早,我通過各種辦法,終於找到了湖南省永順縣公安局、教育局和縣委宣傳部等相關部門的座機電話,然後從上午九點開始,我逐一打電話過去詢問李田田老師的情況。這些部門給我的回復,要麼是「具體情況不清楚」,要麼是「聽說了,在進一步瞭解」,要麼是「在調查,等官方公佈」……我不甘心,又多次撥打湖南省永順縣宣傳部綜合辦的電話,最後得到了一個讓我稍微安心的回復:縣里的領導正在開會研究,等下午……並告訴了我一個縣委宣傳部新聞辦的座機號碼,讓我下午打過去瞭解具體情況。

但在此時,有幾個關注李田田老師遭遇的朋友告訴我:我那篇聲援李田田老師的文章,可能是因為閱讀量太大,有人盯上了,已經被刪除了。

聲援文章被刪,給了我不小的打擊。因為我還寄希望於李田田老師的親人、親戚通過這篇文章找到我,然後帶給我關於李田田老師的最新消息。

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下午,在等待「官方公佈」的時間里,我又多次撥打湖南省永順縣委宣傳部新聞辦的座機電話,但一直都無人接聽。又打電話給永順縣教育局和縣委宣傳部綜合辦,他們的回復,都是簡單的幾個字:等官方公佈消息。

然而,所謂的「官方公佈」,從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從晚上等到深夜,都沒有等來。期間,有不少李田田老師的讀者找到我,想要打探關於李田田老師的最新情況。然而,我這裡並沒有什麼最新情況。

我深感無力。一個原因是,我無法聯繫到李田田老師的家人;第二個原因是,我從湖南省永順縣官方那裡也得不到任何有效的信息。和幾個關注李田田老師的朋友聊到半夜兩點,最後大家好像都覺得無計可施,只能被動等待。聊天結束後,我甚至有點偏執的把所有關注李田田老師遭遇的文章都找來讀了一遍。

又是一個無眠之夜。

2021年12月21日(今天,星期二)上午9點,我又開始撥打湖南省永順縣公安局、教育局和縣委宣傳部的電話。我只想知道,已經失聯近兩天的李田田老師,她現在究竟在哪裡。雖然我能猜到結果,但我希望這個事實從官方口中說出來。

但所有的詢問電話,最後都被推到湖南省永順縣委宣傳部,然而永順縣委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如果我是記者要採訪,就去找省委宣傳部發函;如果我只是來打探消息,就等官方公佈。

這又走入了死衚衕。

我實在想不明白,李田田老師作為一個大活人,無緣無故失聯了兩天,而且被全國各地這麼多的人關注,湖南省永順縣官方為什麼就不能公開回應一下呢?這至少可以破除種種猜測和謠言啊。

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有人給我發了一份李田田未婚夫的錄音。聽完錄音就明確了:李田田老師現在被關在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位於湖南省永順縣靈溪鎮),就連李田田老師的未婚夫都不能去探視。

懷有身孕的李田田老師,為什麼要被強制送去精神病院?為什麼不能回家?她到底涉嫌犯了什麼法?或,她到底涉嫌犯了什麼罪?

這些問題,都是公眾最關注的問題,也是必須要有答案的問題。

所以,湖南省永順縣官方必須給公眾一個明確的交代。而且越快越好。所有的沈默,都不能打消公眾的疑慮,更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最後懇請大家:請不要傳播任何關於李田田老師的謠言,請繼續關注李田田老師的遭遇。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