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吳祚來:習近平別當朱由檢——點評習近平網信工作講話

2016年04月27日

習近平沒有談到互聯網的基石:自由——中國網民與世界網民交流的自由,中國人獲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習近平多次強調官員要學習馬克思原著,但是卻對馬克思關於思想言論自由的觀點視而不見。


中國互聯網春寒料峭?

習近平四月十九日在網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新華社直到25日才全文發表。顯然,習講話全文公佈,也需要“走一個程序”。

看完習近平這篇關於網絡信息工作的講話,我第一想到的是:為什麼奧巴馬或其他美國領導人沒有關於網絡信息工作的全國性會議講話?美國是世界第一網絡大國,甚至是超級大國,美國的網絡發達,靠的不是黨和政府的熱情支持,更不是靠總統講話,不是靠黨和政府制定所謂的頂層規劃,而是靠它的制度,特別是自由度——如果一個社會沒有自由度,網絡不可能得到發達。

第二是感覺,這一次,習近平沒有像視察新華社那樣大談媒體跟黨姓,更多的談到了人民群眾,甚至談到了人民民主。有媒體人說,這是任志強炮轟的結果。儘管最高當局內心還是黨的利益第一,但起碼不敢那麼明目張膽了。

第三感覺是,習的講話,開始“語重心長”,談到了黨和政府要多一些包容心和耐心:對建設性意見要及時吸納,對困難要及時幫助&hellip ;…對怨氣怨言要及時化解,對錯誤看法要及時引導和糾正。習近平還說:對網上那些出於善意的批評,要歡迎。但是何為“善意”?也就是說,除了“善意”,還有“惡意”、“敵意”,它們是排除在外的。習最後講,網絡空間烏煙瘴氣、生態惡化,不符合人民利益,我們要……依法加強網絡空間治理,加強網絡內容建設,做強網上正面宣傳——應該說這才是主題。

體制內的許多人們,覺得習的講話意義非凡,甚至有人驚呼“中國的互聯網春天來了!”中國傳媒大學副研究員熊皇說:“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是對當前和未來互聯網的運用與發展做出的頂層設計。”中國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長左曉棟表示:“網絡安全和信息化事關國家長遠發展,黨中央的堅強領導是這項事業成功的保證。”還有與會者表示,習的講話,明確了中國互聯網事業的發展目標是推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說:中國的互聯網“發展理念日臻成熟、發展方向日益明確、發展藍圖日益清晰。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讓我對這一點堅定了信心。”

這些高調讚美的餘音還裊繞在大會堂之時,海外媒體的報導像一記耳光打在他們的臉上:4月22日,BBC報導說:“蘋果公司證實,兩大網上服務:圖書和電影下載iBooks Store和iTunes Movies中國區服務突然停止。事件發生在習近平剛剛高調要求官員上網傾聽民意‘了解群眾所思所願’講話後不久。”

大會堂裡的春天?

關於春天的神話,人們總能想起改革開放之初那些讚頌:“科學的春天”、“改革開放的春天”、“文藝的春天&rdquo ;……中國人在政治高壓與禁錮之後,開始了正常的生產與生活,每一個人在當時確實都有某種“獲得感”。

但現在,要讓民眾有“獲得感”,必然會使黨國官員有“失去感”,因為互聯網的信息自由,會危及到他們的既得利益。互聯網自由的陽光,會使他們不舒服不自在,他們的幽暗生活會隨時被曝光。

經濟改革發展到今天,中國的人力資源、自然資源、國際資源甚至民心資源都被嚴重耗盡之時,中國人唯一盼望的,是政治改革的春天;如果沒有政治改革與開放的春天,就不可能有所謂的互聯網的春天。

因為春天就是自由,就是開放,春天的風是自由的風,春天的花是開放的花,春天沒有秋風的蕭殺凋零,也沒有嚴冬的迫害摧殘。

習近平談到對互聯網網民的包容與耐心,那麼公知與大V們的微博能夠恢復嗎?互聯網自由的殺手、中宣部的魯煒(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還會有另一種聲音:這些被封殺的網絡人士,發表的言論涉及敏感話題,​​他們對“黨”沒有善意。

就上述,誰來判斷“善意”與“惡意”?各級網管、各個網絡編輯,還有無數“朝陽群眾”的舉報,這些構成了網絡封殺力量。在中國互聯網與世界互聯網之間,是黨國政府構築的虛擬長城:防火牆。

習近平無法解釋“善意”與“惡意”的標準,那麼他的通篇講話釋放​​的“善意”如何抵達人世間?所以,人民大會堂裡,聽講話的人們呼喊著春天來了,而正在消費或準備消費iBooks Store和iTunes Movies的中國人,卻感覺到冬天的凜冽。因此,春天只屬於人民大會堂裡的“人民”。

習近平別當朱由檢

數以千計或萬計的學者、網民因為發表敏感言論或批評政府的言論,而遭到封殺,有些人因此“轉世”數百次,例如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習近平沒有談到恢復這些人發言的權利。如果改革開放之初沒有冤假錯案的平反,何來改革開放?封殺言論,就是封殺憲法上規定的自由;封殺一個人的微博或博客,就是封殺或剝奪那個人的政治生命。

習近平沒有談到互聯網的基石:自由——中國網民與世界網民交流的自由,中國人獲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習近平多次強調官員要學習馬克思原著,但是卻對馬克思關於思想言論自由的觀點視而不見。馬克思1842年在《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一文中說,“沒有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出版自由本身就是思想的體現、自由的體現,就是肯定的善”。為什麼出版自由本身就是善呢?因為它可以阻止政府的惡,馬克思說:“書報檢查制度就這樣扼殺著國家精神。政府只聽見自己的聲音,它也知道它聽見的只是自己的聲音,但是它卻欺騙自己,似乎聽見的是人民的聲音,而且要求人民擁護這種自我欺騙。”

所以,對互聯網進行檢查與封殺的中宣部還有魯煒們,是國家的作惡者,憲法人權的侵害者。

習近平說,自己多次強調,要把公權力關進籠子裡,那麼,作惡的公權力中宣部與網管辦魯煒們,何時才會被關進籠子裡?

習近平不可能用個人的力量把公權力關進籠子裡,互聯網與新聞出版領域需要一部法律,以保障憲法賦予公民的自由權得到落實。任何部門與個人要消除一則網文或信息,都要公開處理,於法於規或道德,都要有據有理;只要還是由編輯或網管或魯煒說了算,必然就會有人攻關賄賂,有人施壓或責令——而中宣部與魯煒們卻擁有封殺別人聲音的法外特權。

這些作惡者其實是習中央的拍馬屁者、安慰者,他們要封殺一切讓習中央不高興的帖子,要讓習看到天下一片歌舞昇平。當矛盾集中出現,無法掩蓋的時候,也許那時悔之已晚。

新華社一則網帖說的是歷史,如果奉獻給習中央,也許具有警醒作用:“历史上的今天”:1644年4月25日,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檢(年號崇禎)在紫禁城後面的萬歲山(今景山)自縊身亡,終年34歲。死前留下遺言:“朕涼德藐躬,上乾天咎,然皆諸臣誤朕。朕死無面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發覆面。任賊分裂,無傷百姓一人。”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2期 2016年4月29日—5月12日)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