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譚競嫦 :我想先從最初是怎麼想到要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燭光晚會這個問題開始採訪。最開始這一活動是怎麼組織的?誰召集的?目的是什麼? 李卓人 :我們必須從頭談起。1989年,民主運動剛開始時,香港人僅僅被看作是經濟動物。但學生進駐天安門廣場後,香港學生反應強烈。1989年5月,我們有100萬人在香港遊行,僅僅一個晚上就捐了兩千萬港幣(257萬美金)。你可以想像香港對中國的支持。然後,「六四」屠殺使我們認為民主中國最終會到來的希望破滅……大屠殺——坦克進城、機槍掃射、血流滿地——確實使香港人心碎。人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同時對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極其憤怒。...
鮑朴(新世紀出版社) :關於記錄的保存,在大陸有一個對比鮮明的例子。我們在做一本關於毛澤東的大饑荒的書,一位香港學者去了大陸幾十個中央和省級的檔案館,在最貧窮的一些地區,他有本事找到小心翼翼保存下來的1960年的有關記錄。在甘肅,有一套設法保存下來的用數碼恢復的1960年的吃人記錄:誰吃了誰,怎麼吃的以及什麼時候吃的。我們的書裡有那個名冊。因此,在大陸不同的是,至少在過去一切都是相當精心保存的,我不知道現在怎樣,因為情況在變化中。他們只是要把它們保密而已,就是這樣。雖然沒有人可以獲取這些記錄,但它們是在那兒的。但現在,人們卻是通過手機打電話,以便不要留下任何的書面記錄。所以我想,...
我想說的主要有兩點,這是根據我自己在管理一個環境政策智庫和我在與大陸的決策者和政府官員——既有在北京中央當局的,也有地方當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學到的經驗來說的。
也許大家都讀過在危地馬拉發生的這個故事。在1996年結束的長達36年的內戰中,成千上萬危地馬拉人被國家秘密警察處決或失蹤。多年來,人權工作者一直試圖將那些應對暴行負責的人繩之以法,但他們沒有做到,因為沒有具體證據。2005年,在一家廢棄的工廠裡偶然發現了大量可以證明這些罪行的警方記錄和檔案。這家工廠過去實際上一直是秘密警察的彈藥庫。由於這一發現,後來才能對一些人實施逮捕,把一些兇手帶上法庭——其中一些人實際上已經被關進監獄。 這就是檔案的力量。如果沒有檔案,許多人權工作就無法開展。 我們所說的檔案,指的是由某機構或個人建立起來的、作為公務行為結果的那些記錄。重要的是,以此建立起來的檔案,...
劉慧卿(香港立法會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我覺得我們有機會聚在一起進行交流非常重要和有益。
我將與大家分享一些看法,這些看法不是從對更大的政治角度或專門對人權問題進行分析得來的,而是根據嚴重的社會問題,來自於自己從政治上和經濟上觀察中國的方法。
昨天中午,我下樓買熟菜。家裡中飯的其他菜餚都做好了,感覺五味裡缺一個辣。好久沒吃辣了,辣是革命的味道,不辣就不革命,於是就特想吃一份麻辣的「夫妻肺片」。抓了10元錢下樓了。一路上很饞那份久違的麻辣感覺。不料,原本十多元一斤的「夫妻肺片」,突然變成了28.8元一斤,足足翻了一番,而旁邊一個顧客還對我說,早幾個月8元一斤的羊肉現在成18元了,還不止翻一番了呢。 這時其他顧客七嘴八舌地罵起了共產黨: 一個說:「雖然工資是漲了點,但是, 漲的那點工資根本不夠物價漲的呢!」 一個說:「你還好,你還有工資,我們下崗職工才倒了黴呢!沒有了工資,物價卻一個勁地漲!該天刀的,共產黨不是人!」 一個說:「...
盲人陳光誠被中國共產黨逮捕了,其原因就是瞎子比中國的教授心明眼亮。中國的教授不瞭解現代文明的憲政民主,或者瞭解了的也沒有幾位進入了無恐懼感的真正人的狀態,大半都是滅亡了的蘇聯意識形態的布道者,為了巨額堵嘴費而出賣良心的狗奴才。……今之中國的教授們替共產黨欺騙學生,大肆向學生灌輸反自由主義的迷魂湯。……盲人陳光誠卻與中國教授不同,世界在他面前雖是漆黑,但他的心靈是無限光明的,他的社會責任感是巨大的。 陳光誠知道,七八個月身孕的婦女是不能打胎的,強行打胎有違於生理學和倫理學,無異於殺人。人口災難是封建農民的共產黨人的無知造成的,共產黨人過去高喊人多熱氣高幹勁大、人多好辦事,...
一 幾年前,賢斌還在四川省第三監獄(在大竹縣城)裡服刑,一直在外面為他奔走呼號的朋友歐陽懿就正告我,要我寫點關於我和賢斌的文字。我想我實在寫不出。我和賢斌的相識很簡單,並沒有人們想像的傳奇。1993年11月,我在遂寧中學教書。賢斌從秦城監獄出來了,幫他二嫂看守過店面。我常常去和他二嫂聊天,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1968年10月2日 生於四川省遂寧市。 1987年9月 入讀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 1989年4月—6月 撰寫和張貼《胡公託夢記》和《反思中國歷史》等大字報,參加了北京高校的遊行、絕食和堵截軍車的活動。 1989年5月—1991年4月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