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7.
中國政府關於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 結論性意見後續行動的答覆材料 來源: https://tbinternet.ohchr.org/_layouts/15/treatybodyexternal/Download.aspx?symbolno=CERD%2fC%2fCHN%2fCO%2f14-17%2fAdd.1&Lang=en 中文原文 中國人權英譯文 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結論性意見中提到的問題,中方在向委員會提交的履約報告和主題清單答覆材料中以及與委員會進行互動對話時已作出一定說明。中國政府現根據結論性意見有關後續行動的建議(第61段),就結論性意見第33段(b)、第42段(a)-(...
In a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Uiles (威勒斯), the son of Mongolian dissident Hada (哈达), who has been under more than two years of illegal detention, says that his father is severely withdrawn and has psychological problems but is being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Hada, an...
  • Margaret Ng Ngoi-Yee - Studio Incendo
香港資深大律師吳靄儀,前立法會議員,因組織和參加2019年8月18日「未經批准集結」而與其他八名活動人士一起被定罪,包括黎智英(Jimmy Lai)、李柱銘(Martin Lee)和李卓人(Lee Cheuk-yan)等民主運動領袖。吳獲判緩刑。在2021年4月16日法庭陳詞中,吳指出:「法律必須爲人民服務,而非人民爲法律服務。」這是其陳詞原文及中文譯文。

公開信收件人: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 聯合國各成員國 我們,以下連署機構,共同呼籲成立國際機制以處理中國政府的人權侵犯,並敦促閣下採取果決行動以達成此一目標。 2020年6月26日,50位聯合國人權專員史無前例地呼籲「為維護中國的基本自由採取果斷措施」。他們特別指出中國在香港、西藏和新疆的大規模人權侵犯,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禁止信息流通,以及對全國各地人權維護者、記者、律師和批評政府人士的迫害。 我們各組織也十分關切中國侵犯人權為全世界帶來的影響。中國攻擊海外人權維護者,在世界各國打壓學術自由,並且從事互聯網審查與數字監控。...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4月28日

3月下旬、4月初發生的四名律師和多名公民在黑龍江省建三江被非法拘留案,凸顯了律師和公民在法律改革實施中發揮的關鍵作用以及他們所面臨的艱難處境。

自從2013 年12 月下旬中國當局高調宣稱正式廢止勞教制度,全國各地的律師們一直在監督其執行情況,這是由於人們廣泛擔心惡名昭著的非法拘留制度可能繼續以其它形式存在下去。勞教制度是20 世紀50 年代為懲罰“反革命分子”(包括後來的“右派”)而設立的,後來用於懲罰那些罪行輕微、不夠判刑的人,如吸毒和賣淫者以及訪民、維權人士和法輪功信徒。勞教決定由當地警方主導的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作出,這使得警方可以不經審判程序就把一個人拘留長達三年,甚至還可再延長一年。

最後更新於:2020年7月9日

709大抓捕迫害了300多名律師、法律工作者和維權人士。下面的圖表總結了他們被指控的罪名、刑期以及他們後續的狀況(更新至2020年7月),排序以罪名嚴重程度和被羈押時間長短為標準。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將於11 月 17 日和 18 在日內瓦審議中國遵守《禁止酷刑公約 》的情況。這裡是審議前中國對委員會問題單答覆的部分節錄。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訴,目前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綿陽市檢察院此前已將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補充偵查。黃琦的律師一直未被允許閱卷。 據報導,黃琦罹患多種疾病,除了“新月體性腎小球腎炎”這一不治之症外,還有腦積水、肺氣腫、肝囊腫等。其律師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均被當局拒絕。 11月3日,黃琦的代理律師之一 李靜林 前往看守所會見了黃琦。黃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他還告訴李律師,...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頁面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