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僱黑保安毆打維權者,警方不理還充當幫兇(圖)

2017年12月02日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江橋村民顧建國,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鄉旅遊,卻在上海南站長途汽車站被員警查身份證驗出訪民身份後,交市府截訪辦押送到上海訪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後,在被其鎮政府派來的2名村幹部和5名黑“保安”帶走時,夫妻二人因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並拒絕上車而遭到毆打。兩人被強行帶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們不得“非訪”,但拒絕受理他們的報案,拒絕開具驗傷單。此次情況,蓋因烏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而起。

因召開十九大,9月19日,浦東新區祝橋鎮的謝金華在去醫院途中,被祝橋鎮政府派出的外地閒雜人員(黑保安)帶到酒店非訪關押,至10月26日才被釋放;其間,上廁所、洗澡都有人跟進監視,並受到冷水澆身、群毆、用棉被緊壓幾近窒息等虐待。報警後,警方至今無任何處理。又因中央七常委到上海一大會址宣誓,釋放僅三天的謝金華,10月29日再次被關進旅館軟禁,同樣由這些外地閒雜人員看管,11月1日才被放出。

上海各區聘用外地身強力壯的無業閒雜人員甚至刑事釋放的流氓臨時充當城管和看管維權者的黑保安,已逞鋪開之勢,綁架和暴力毆打、虐待成為阻止民眾維權的常態;而員警則拒絕受案,實際充當了地方政府黑惡官員執政的幫兇和保護傘。


上海雇黑保安毆打維權者,警方不理還充當幫兇

馬亞蓮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江橋村民顧建國,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鄉旅遊,卻在上海南站長途汽車站被員警查身份證驗出訪民身份後,交市府截訪辦押送到上海訪民集中地府村路。晚上18點許鎮江橋鎮政府派來2個村幹部和5個外地年輕力壯的“保安”將夫妻倆接出府村路,夫妻二人要求他們出示身份並拒絕上車,5個外地人即將顧建國壓在地上毆打,浦美英見狀大聲呼救和抗議,被他們二拳打得頭暈眼花、眼部腫脹,隨後將無力抵抗的夫妻押送到戶籍屬地江橋派出所。

江橋派出所對夫妻倆人所作的詢問筆錄完全不理、撇開他們的傷情與指控,只詢問他們欲往何處和警告他們不得“非訪”,還拒絕受案和開具驗傷單。之後與5個外地“保安”一起要拖夫妻二人上車,將他們送黑監獄軟禁。顧建國和浦美英拚死抵抗,才暫停拖打。由於村裡派來的村幹部和黑保安守在派出所門口,二人根本無法自由回家,現已在派出所門口的大廳裡呆了一天一夜,也沒人給他們買吃喝。

夫妻倆人的遭遇,在上海屢見不鮮、比比皆是,只是滄海一粟且受侵害程度一般的。此次情況,蓋因烏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而起。本該給世界人民帶來思想文化交流、增強友誼和經濟往來……等的互聯網,卻給中國維權者帶來麻煩,實乃對互聯網大會的愚蠢抹黑。現在,被當局認定的敏感節點越來越多,所有在國內召開的海內外會議、海外領導人訪華、……等等,都嚴禁民眾尤其是維權者前往,哪怕前往不相關地旅遊都不被允許。中國政府如此懼怕手無寸鐵的民眾前往,透出的無疑是見不得人的內底和虛怯!

而上海各區聘用外地身強力壯、無腦無文化無業的閒雜人員甚至刑事釋放的流氓臨時充當城管和看管維權者的黑保安,也逞鋪開之勢,綁架和暴力毆打、虐待成為阻止民眾維權的常態,其中很多人在被毆打時臨近死亡邊緣。

例如:中共十九大期間,2017年9月19日上午6時許浦東新區祝橋鎮(原機場鎮)正在病中的謝金華(56歲),去仁濟醫院輸液途中(其丈夫也在住院),被祝橋鎮政府派出的外地閒雜人員(黑保安)強拖上車後押到浦東下鹽公路涵郵精選酒店關押。謝金華身體不適肚痛得床上打滾都不被理睬,她要求就醫卻被黑保安用冷水澆身,上廁所、洗澡都有人跟進監視,謝金華指責就被他們群毆,用拳頭擊打頭部、用腳踹她身體、用棉被緊緊壓住她直至將近窒息才鬆開、……等等。這些人叫囂:“我們是流氓想怎樣就怎樣,打死你這老太婆又怎麼樣?我們的後臺就是祝橋鎮政府,是他們讓我們這樣做的,你告不倒我們的,鎮政府領導有什麼事,都叫我們去的。”10月26日軟禁結束,將她拖上車開到居住社區附近馬路上推下,身體無力、疼痛難忍的謝金花打110報警,警方雖開具驗傷單且骨科和神經外科診斷為多發性軟組織傷和頭部外傷(腦震盪),但至今警方並無任何處理,謝金華帶痛找鎮政府和市區政府,均不被理睬,還又因中央七常委到上海一大會址宣誓,釋放僅三天的謝金華,再次於10月29日被關進旅館軟禁,同樣由這些外地閒雜人員看管,11月1日才被放出。由於耽誤治療,謝金華目前身體狀況極差,頭部疼痛劇烈且查出甲狀腺癌,必須住院手術治療。

謝金華被打壓的模式,在上海人權重災地的黃浦區,更是十幾年前就有並得到新一代官員的傳承,如:小東門街道就有多人於十九大期間就被全身捆綁、封箱帶封嘴、數天不讓吃喝、……等等。類似遭遇者,不斷湧現、層出不窮!

而上述皆因政府行為,報警無效告狀無門!,由於非法拘禁不屬法律規定可自訴的範疇,加上大部分被侵害者根本拿不到證據,想要通過合法手段討還公道毫無可能。即便個別受侵害者拿到證據,員警也拒絕受案,實施與人民警察完全相悖的職責,實際充當地方政府黑惡官員執政的幫兇和保護傘。

黑社會化管理模式被理應具備法律知識的新一輪官員推崇和運用,無疑是對習政權“法治”的諷刺和反擊。

謝金華 手機:18964351412
顧建國 手機:13816045995
浦美英 手機:13501635846

馬亞蓮(手機:13761265924)
2017年12月2日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