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就中國當局不僅不依法為秦永敏和我辦理結婚證而且企圖把本人綁架回原籍一事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公開信

2012年08月13日

【秦永敏 王喜鳳】武漢活躍民主人士秦永敏和山西教師王喜鳳在無法取得結婚證的情況下,於2012年5月13日舉行傳統的結婚儀式,結為夫妻,但當局繼續設置各種障礙使二人至今無法領取結婚證。當局對他們進行24小時監控,或非法羈押,並多次隨意對二人進行辱罵,限制二人的行動自由,王喜鳳還被迫流產。當局還多次以調查之名,騷擾王喜鳳的家人、前夫等。王喜鳳為此發出公開信,描述自己和秦永敏的遭遇並希望聯合國有關機構對他們所遭受的迫害進行徹查,敦促中國政府給他們辦理結婚證並保障他們的基本人權。


就中國當局不僅不依法為秦永敏和我辦理結婚證而且企圖把本人綁架回原籍一事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公開信

王喜鳳

我是今年5月13日和中國知名學者、傑出的民主人權活動家秦永敏老師結婚的。

從和秦老師結婚到現在,我們不僅每天受到中國政府當局的嚴密監控,不僅被以不給結婚證的方式迫使我們“非法同居”,而且,現在已經有證據證明,當局正企圖不擇手段地把我綁架回山西老家!

在這個公權力不受任何約束和監督的國家裡,作為公民,我們的權利和自由不僅得不到任何保障,而且時時被侵犯、被踐踏、被蹂躪;作為民主人權活動家和他的妻子,我們每天所遭受的磨難,實在是外人所無法想像的!

今年4月份我第一次拜訪秦老師,在回大同的火車上就被當做嫌疑犯強行搜身,並對我的身份證進行多次拍照。

4月30日我來武漢準備和秦老師結婚,5月7日就遭到非法抓捕:在武漢市的一家銀行前秦老師和我被區國保和新溝橋派出所無故抓走,當局沒有提出任何理由,真實原因無非就是我要和秦老師結婚。派出所的警員和國保對我倒還“客氣”,盤查了我以前的家庭情況和qq號以及親屬的聯繫方式,可是,對秦老師卻極盡侮辱漫罵之能事,居然要求他交代和我戀愛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5月13日我們舉行了婚禮婚宴,當局的處理居然如臨大敵,不僅有數百友人被阻攔在當地,而且場面酷似刑場,不僅有人被打,而且至少有上百名來客在附近被團團包圍酒樓的警員抓到附近的幾處派出所,針對我和秦老師的這場婚宴所設置的重重障礙和施加的各種打壓不一而足,實在令人憤懣和不齒。

6月1日到6月26日,是我來武漢後秦老師第四次、我第二次因為被“非法同居”橫遭抓捕,從而被以“辦法制學習班“的名義在蜜月期間被“73”。

8月8號,國保又找上門來要把我強行帶走!

不僅如此,自從我來武漢和秦老師結婚,在我們條件齊備手續俱全的情況下,當局尋找種種理由不給我們辦理結婚證,甚至設置了種種障礙不讓我們去辦理結婚證。我們在武漢辦理,當局說戶口差首頁;我們要去山西辦理,當局絕對不允許秦老師離開武漢;我們按當局指出的路徑去辦理,湖北山西各個部門不僅互相推諉,而且有的公然說不會給我們辦理任何手續!

試問,古今中外究竟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府會如此對待其轄下的人民的結婚事宜採取如此卑劣的手段加以阻攔?

試問,古今中外究竟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府擁有不准國民結婚的權力?

更為令人氣憤而恐懼的是,自從我來到武漢和秦老師結婚,當局每天就對我們進行24小時不間斷的監控、盯梢、跟蹤。

當局反覆強調,絕不允許秦老師離開武漢,否則一定會予以嚴懲;即使我們離開青山區,如果是乘公交車他們會跟著也罷了,乘私車他們居然要強行登車跟隨;只要我們離開家門,他們就步行、電動車、小轎車隨時跟上;每天我們晨跑時,他們不僅騎自行車緊跟,而且派小轎車在我們的必經之地守候;即使我們成天坐在家裡,當局也要派大量人員守候在我們家周圍,不僅對我們的來客任意抓捕,而且不時上門來騷擾!6月1日當局來對我們實施非法抓捕時,居然一下子就闖進幾十個沒有任何執法身份的社會閒雜人員來,以致我由此患上了恐懼症,從那以後只要有人敲門就心慌意亂、手腳發軟、血壓升高!

凡此種種非法迫害,絕非平常人能夠想像得到,更非平常人能夠承受。

原因何在?

就因為我要做一個遵守《憲法》的中國公民;就因為我嫁給了一位優秀的民主人權活動家;就因為我嚮往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普世價值。

我所遭受的各種非難還不僅僅是這些,當局不僅利用政權的力量將我和秦老師領取結婚證的權利無故剝奪,迫使我面對中共嚴苛的計劃生育政策不能不被迫人流,因為沒有結婚證懷了孩子哪怕七八個月當局也會強行墮胎,最最可怕的是,甚至還打算把我強行綁架回山西!

自從我來武漢和秦老師結婚,我在大同的親屬遭到多次盤查。

不僅如此,大同公安國保還找了我前夫四次。

第一次是打電話給他,第二次是直接開車到他所在的小學——千佛嶺小學調查,第三和第四次是直接和他本人談話。

這四次都是專門針對我本人進行調查的。調查的內容大體可以分為以下幾點:

第一,對我結婚前(第一次婚姻)的家庭情況進行核實,即我的父母親,兄弟姐妹,甚至我死去了的父親的五十年前的前妻的情況進行調查核實!

第二,對我第一次婚姻的家庭情況,即我前夫的家庭情況,進行調查,以及調查他本人和我兒子各方面的情況。

第三,對我所在單位的情況進行調查,調查我的種種思想動態,以及我和秦永敏老師結婚的原因和動機。

令人無法容忍的是,國保居然公開干涉我的婚姻,再三勸說我的前夫讓我“回頭”,說我只要回到大同不再和秦永敏在一起,什麼事情都好辦,不僅可以恢復我在渾源中學的工作,而且也不再追究我以前所有的“罪行”!

尤其可笑的是,國保還對他說,王喜鳳的事情不僅僅是大同國保、武漢國保在監管,整個國家安全部門都在時時刻刻監控著我們,國保甚至通過他威脅說,他們有的是辦法對付我們,“只要她不回來,國家隨時會對他們進行嚴厲懲處!”

聯繫到同一時期發生的種種情況——按照武漢國保的承諾把戶口寄回去開戶籍證明,山西渾源當局不僅不辦而且還說“我們完全瞭解王喜鳳的全部情況”,並且企圖非法沒收我的戶口本,與此同時,武漢當局次日就專門上門來要我“去派出所談話”,我不去,秦老師要替我去當局又斷然拒絕——顯然,當局不僅是在動用政權的力量阻止我們拿到結婚證,而且是企圖把我逼回山西,甚至完全可能採取非法綁架的方式把我抓回山西!

作為中國公民,我強烈譴責中國政府這種不講人性、缺乏道德、罔顧法理的荒唐做法,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為我兌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的婚姻自由權和人身自由權!為此,我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為我——中國民主人權活動家秦永敏的妻子——所遭受的非法迫害進行徹查,要求中國政府當局依法為我們辦理結婚證,並且保障我們的基本人權!!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