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反送中运动以来,除了公开出兵镇压以外,各种邪恶伎俩全部都出现了,使香港变成“”特别恐怖区」,习近平的假面具也就破功了。香港与美中贸易战串起来,已经成为习的死穴,党内其他派系让习来演独脚戏,他们只是围观。这场戏能演多久?
王淑平医生是第一位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的医学工作者,备受当局迫害,不得不流亡美国。今年9月因心脏病去世。本刊发表陈秉中先生的悼念文章,纪念这位以挽救苍生为念,不计个人得失,以一己之力抗争当今体制的勇者。
毛泽东在帝王史的的一个史无前例,乃是集帝王和圣贤这两个角色于一身。一场文革浩劫,从根本上说,乃是毛氏家天下与共产党的党天下这两种专制之间的斗争。毛泽东胜利了固然是专制,党胜利了,也同样是专制。毛泽东的文革最后是以失败告终的。
当人们发现被蒙骗,就会产生追求真相的强烈渴望。当得知真相多年被掩盖、被歪曲,人们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挖掘它、揭露它、传播它,用自己的经历总结历史教训。个人的甜酸苦辣和国家的盛衰兴退息息相关,这些个人史著是中国当代史不可或缺的见证。
当国家主义者声称新疆主权的不可侵犯时,他们有没有关心过新疆的居民正在经历什么。统治者对本族人民的压迫,和民族压迫,是互相转换的两个面。当我们对国内一部分人民的命运视而不见,这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我们自己的头上。
的确,这不是唱,这是吼,可中国戏曲不就是吼吗?他吼得很有中国本土气,像秦腔,像梆子。虽然一代代新成长起来的歌手都和他有过交集,而他依然不为主流接纳。他的回应也很耐人寻味:不管你我年龄差距多大,二十还是三十岁,只要城楼的那个画像还在,你我就是同一代人。
今年香港危机意外爆发,极大地牵制了中国高层的精力,北京当局进退失据,疲于应对。中共国内管控失效是内生性风险,《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会从外部加速这个问题恶化,因而可能减少习近平打“统一台湾”这张牌的风险。
北京依靠着一些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