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其实,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也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当一个城市开始封口,最后必然封城。一城如此,一国如此。
在香港的冲突越来越剧烈的当口,有必要澄清的一个关键点,或者说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所在,与其说在于冲突双方,不如说在于邓小平,就在于邓小平在香港回归之前定下的治港佈局:作为幌子的一国两制和作为铁腕高压的进驻军队。
这次“新非典”爆发的警世意义就在于,中共当局的严重误判,而这种系统性误判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王朝末世”报喜不报忧的官场文化。它告诉世界,中国的内部危机具有非常大的失控危险,因为在许多国家尚起着防止和阻止危机爆发和扩展的社会和政治机制,在中国已遭到系统性的摧毁。
《囚室哀思》写于一九六三年。这篇散文深情地表达了她对以美国民主和美国政治家为代表的自由这种人类共同价值和世界文明方向的强烈共鸣和高度认同。对人类普遍价值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
17年来变本加厉并不是不长记性,而是所谓的“记性”本来就是天下寒蝉,声出一孔。要明白一个国家只需要一个大脑,一张嘴。所以疫情失控不要紧,人民可控就行。一百多年前,也是武汉人民,虽然前天还按照规定观摩革命党的死刑,隔天就在武昌放了烟花。
作为协和医院当年收治的最危重的“非典”患者之一,礼露能活下来,是个奇迹。她一再说:“我的个人经历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这个经历当中我们能反思出什么来。”
习近平对港台败选应有担当,因为他是事实上的政策决定者。国台办、像外交部等部门都是执行者。习近平公开表达的对港台问题的看法,和他制定的对付港台问题的对策,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正是这些强硬的港台对策激怒了握有选票的港台民众,导致北京势力满盘皆输。
近日,忽传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文章,大力吹捧当今圣上有“贵族气质”,且吹得活灵活现,吹得让人恶心。每次看到当今这个中共首领,就觉得他恰恰代表中共“王朝末期”气象,是中共统治集团最真实的写照。
我在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在流亡中抗争。走过城市、乡村,告诉人们,黎明近了,自由近了,公义近了,爱,已悄悄到来。告诉人们,邪灵其实没那么强大,他们端坐的不是金字塔尖,而是火山口上。告诉人们寒风肆虐时,春天,已不再遥远。
如果真有什么“中国特色”,自然非“党文化”莫属。“党文化”是中国社会转型最大的障碍,如果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不告别“党文化”,任何希望和前途都无从谈起,坍塌和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