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5624.
律师们在“新年献词”中表示,他们是一个致力于维护公民权利、追求民主法治、渴望实施宪政的群体。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律师们强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和实施中国政府于1998年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因为它体现了《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有关人权、宪政、民主、自由、法治等方面的核心价值。律师们强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毫不迟疑地批准、实施《公约》,并将《公约》内容落实为现实、具体的宪政措施。 呼唤“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春天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批准《公约》、践行宪政的新年献词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新年到来之际,我们,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成员,...
本文是作者参加纪念“六四”25周年( 天下围城,纪念“六四”, 催生宪政民主新中国 )接力绝食活动于今年1月4日进行绝食当天写的感言。在不久前,作者的朋友袁冬、丁家喜、 赵常青 、刘萍、宋泽、许志永、郭飞雄、李化平、王功权等维权人士相继被捕,作者立誓:“不能让他们白白坐牢,我们要竭尽全力,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在上帝庇佑之下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 我的绝食感言 肖国珍 绝食的时候,肌肠是饿的,心灵却反比往日平静一些。 自袁冬诸友进去后,我的生活就失去安宁——这是一种心灵的感受,是痛苦与愤怒交互作用的感受。接着,丁家喜、赵常青、刘萍、宋泽、许志永、郭飞雄、李化平、王功权等朋友相继被捕。...
这是侯欣在法庭上宣读的“最后陈述”。2014年1月23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侯欣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2013年3月31日下午,北京几个公民到西单展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侯欣围观并拍照,与其他几人一起被带走。 侯欣:我做的太少—— 最后的陈述 侯欣 今天我站在这里接受审判,在此之前的十一个月里,我经历了平生从未想过能经历的一切,直到站在了这里。我反复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犯了罪?是的,对于我的家人,我亏欠太多,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妻子,我是不称职的。我在西单331的举动,的确事先没有经过公安机关的批准,这一切都是错误。但是我要说的是:我无罪!公安机关、检查机关、...
在本周连续开庭审理的数名维权人士的案件中,广州维权人士和企业家刘远东案今日审结,但未作宣判。刘远东被控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虚报注册资本”罪——后者与他建立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有关。 刘远东是“南方街头运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南方街头运动”由南方的一些活跃人士发起,呼吁大家对公共议题“从网路到广场”,在南方的闹市区、公园等公共场所举牌抗议、拍照并在网络发布,从而推动政治变革和实现社会正义。 2013 年 1 月 7 日,刘远东在声援南周员工抗议《新年献词》被当局删改的抗议活动中发表了演讲。 消息来源人士出席了今天在广东市天河区法院对刘远东的庭审。他说,刘远东看上去感觉瘦了很多,...
这是广州维权人士刘远东的辩护人刘正清律师在刘案一审时的辩护词。刘远东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虚报注册资本”案于2014年1月24日在广东市天河区法院开庭审理。刘正清律师指出,起诉书对刘远东指控的两项罪名没有事实和法理根据,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是对其追求宪政民主、参与政治活动的报复。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案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依法接受本案当事人刘远东的委托担任其一审辩护人,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本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刘远东犯有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虚报注册资本罪没有事实和法理根据,依法不能成立。 一、关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1)首先从证据方面分析 1、...
维权人士赵常青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今天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进行两个多小时后, 赵常青 当庭解除对两名辩护律师的委托,因为他认为法院在程序上存在诸多违法现象,已不可能对案件进行公正的审判,辩护人也难以发挥应有的辩护作用。法庭宣布休庭。他的两名辩护律师在庭审后当日写的这份庭审情况介绍中,概述了他们在法庭上提出的该案四个极为重要的程序问题。
“新公民运动”参加者袁冬因和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张打横幅、发放传单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于2013年4月被刑事拘留,后被正式逮捕,并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起诉。2014年1月27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分别开庭审理同案的张宝成、丁家喜、李蔚案,袁冬和张宝成在第三法庭受审。袁冬在法庭上做最后陈述时说,他们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当局把他们推上被告席,予以定罪判刑,是赤裸裸地以党权、官权打压民权,是中国历史的耻辱和倒退。 袁冬的最后陈述 审判长、审判员: 公诉人对我们的所有指控均不符合刑法第291条所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我们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应当当庭予以释放,还我们自由。 人类社会,...
2014 年1 月29 日,山东曲阜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 薛明凯 的父亲薛福顺和母亲 王书清 为躲避追捕、寻求保护,进入曲阜检察院,仅过了几个小时,警方就通知王书清说薛福顺“跳楼自杀身亡”。薛福顺今年52岁。据与薛明凯和王书清谈过话的知情人士在网上发布的信息,他们两人均拒绝接受当局所谓“自杀”的说法。 薛明凯今年24岁,2010 年和2012 年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次刑期共计4年。 2013 年9 月15 日,他第二次刑满获释。据报导,为了躲避警方追踪,他现在已经离开在河南郑州市的妻子家,目前下落不明。薛表示,他坚信其父不会自杀,...
维权人士曹顺利的两名代理律师王宇和刘卫国向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发出8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分别就曹顺利在拘留期间的健康体检、病情记录、医生检查及用药、收押登记、费用支付、强制取保、护理人员、阻挠会见等八项内容要求派出所公开信息。 曹顺利从2013年9月开始被羁押,一直关押在朝阳区派出所;关押时她已身患多种疾病,关押中其病情恶化,于2014年2月被送到医院急救。2014年3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解放军309医院不治辞世。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申请人:刘卫国,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律师,曹顺利辩护人,手机:13518610665,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英雄山路218号 申请人:王宇,...
国内维权人士发出联署呼吁书,谴责中国政府迫害曹顺利并致其死亡,并提出以下要求: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去世的详细经过;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 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 就迫害曹顺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时许,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在北京309医院去世。 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

页面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