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沉重悼念身患癌症去世的坚强母亲尹敏

2022年01月10日

中国人权按:“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尹敏在与肺癌病魔抗争了7年后,于2021年9月28日下午4时左右在北京的海军总医院去世,享年77岁。尹敏的儿子叶伟航,在1989年的“六四”屠杀中于木樨地车站附近遭枪击死亡,时年19岁。尹敏与“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为给遇难的亲人寻求公道、伸张正义,数十年来不断向“两会”及国家领导人发出公开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的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但至今未得到任何答复。“天安门母亲”群体中已有60多名成员未能等到“六四”屠城惨案得以昭雪、正义得以伸张这一天的到来。以下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悼念尹敏的文章。


沉重悼念身患癌症去世的坚强母亲尹敏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21年过去了。2022年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在人们欣喜地迎接新的一年到来而欢呼时,我们的心却始终是沉重的,因为我们群体中又有一位母亲过世:尹敏,身患肺癌与病魔抗争了7年,想要亲眼看到“六四”屠城惨案得以昭雪、正义得以伸张这一天的到来,但终未能实现这一心愿,带着无尽的遗憾,于2021年9月28日下午4时左右在北京的海军总医院撒手人寰,享年77岁。

1989年6月4日,在发生于中国首都北京的军队屠城惨案中,尹敏失去了年仅19岁的儿子。他的名字叫叶伟航,北京57中高三二班的学生、班长,当时正在准备高考在家复习。在丁子霖女士所著《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中对于叶伟航中枪这样写道:“1989年6月4日凌晨,叶伟航于木樨地车站附近遭枪击,4日凌晨2时许死于海军总院。他身上连中三枪,一为左臂贯通伤,一为右胸封闭伤,一为后脑部闭合伤,很显然,那后脑部的一颗子弹是致命的。”

当年木樨地是长安街上军队屠城的重灾区,密集的子弹让很多鲜活的生命倒下,致使这样一位尚未踏入社会的中学生身中三枪,连与爱他的父母再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就离开了人世。得知他的噩耗,他的父母泪流满面、心如刀绞,一个家庭从此再无欢乐可言。

他的父母曾在海南工作过一段时间,他的母亲将他的骨灰分出一部分带到海南,母亲来到海边,手捧鲜花,将鲜花连同儿子的骨灰一起撒向大海,面对大海的波涛将骨灰和鲜花渐渐推向大海的深处。她泣声说道:“刻骨铭心的痛苦日子,今天为我失去的航儿祈祷!爸妈到琼州海峡将鲜花撒向大海,让大海的波涛带去我们无尽的思念,让你在鲜花的陪伴下和着大海的涛声与我们共同度过这难忘的日子。”余下的骨灰一直放在家中陪伴着他的父母,他们不舍得将他的骨灰葬入冰冷的土地中,言明他们去世后将会和儿子一起合葬。

心沉重、泪无尽,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位刚刚步入青年之列的年轻人。

叶伟航是一个品学兼优、思想深沉的孩子。离开家时,桌子上放着他正在复习的书,摊开的书页是鲁迅先生所著的《纪念刘和珍君》。书桌上放着他留下的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应该笑着面对人生,不管一切如何”。

尹敏是我们群体中年龄比较小的母亲之一,她原是公安部的医生,而后进入中国一家报社工作至退休。她为人正直、勇于担当。90年代,自加入天安门母亲群体之后,她为群体做了很多事情,寻访了多位遇难者亲属,并给与这些难属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安慰。从1995年开始,群体以遇难者亲属身份向人大常委会发出公开信,她都是签名者之一。自此,只要是群体联署签名,她都是坚定的签名者。

“六四”惨案15周年祭时,她和张先玲女士一起去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群体的公开信,由此成为公安监控的对象;反对武力镇压“八九学运”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2005年去世时,她是8名遭到公安软禁、监控的难属之一。

2013年夏,由赵廷杰先生提议,蒋培坤先生、丁子霖女士、张先玲女士合议,决定成立由当年惨案中失去丈夫的妻子为主的服务团队,为难属们服务,尹敏是服务团队中唯一的一位母亲,同时当以大任。

2014年,“六四”惨案25周年时,原本难属们准备了集体祭奠活动,因为政府公安的阻扰而没有举办成功。服务团队成员分别不同程度地遭到了公安的骚扰和监视。公安几次找尹敏,追问捐款下落,她面对淫威,毫无惧色,气愤地流泪拍案而起,义正词严地说道:“我的儿子被无辜打死,这么多年我们是怎么度过的,你们知道吗?!我们从没有快乐过,至今也未见政府的过问,不见你们的同情,你们的良心在哪里?告诉你们捐款不在任何难属手里,在具有爱心的人手里!”

作为一个母亲,她把对儿子的爱和思念全部投入到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事情中。2013年秋,她和其他服务团队的成员一起去看望家在外地、孩子因在北京上大学而遇难的难属。每年在北京的难属新春聚会,她是组织者之一,以母亲的身份与难属们亲切交谈。

2019年“六四”惨案30周年祭,尹敏代表参加集体祭奠难属们宣读由丁子霖女士写的30周年祭文《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立交桥等一派‘繁荣’景象所掩盖,但大屠杀的铁的事实已铸入历史,任何人都抹煞不掉,任偌大的权力也改写不了,任何等巧言簧舌也无法抵赖!

“……

“至爱的亲人啊!今天,我们克服了重重阻力,得以聚集在一起默默地祭奠你们。卅年了,还没有为你们讨回公道,还无法让你们安息,我们无比愧疚,能做的就是坚守住‘三项要求’的底线,维护生者与逝者的尊严,保持难属群体的独立性,做坚定的守灵人,做坚定的守望者!

“让鲜花与烛光给予英灵们些许温暖与安慰吧!愿黎明早日到来,上天护佑我中华民族!”

2019年3月,在“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举行的“六四”30周年悼念亲人祭奠活动中,尹敏念《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公开信


尹敏抱着叶伟航的照片

尹敏宣读祭文的声音铿锵有力,感染着在场所有难属的心,所有人都不会忘记发生在十里长安街上的大屠杀,不会忘记自己的亲人在不同地点倒下时血迹斑斑的身影,不会忘记见到亲人尸体时那种痛彻心扉的痛,一切恍如隔日,历历在目,撕裂着每个人的心,这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尹敏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她很要强,虽然身患癌症,但鲜少有人知道她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她在难属们面前永远是面带笑容、性情爽朗、衣着合体、干练,从没有以病容出现在大家面前,因此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大家感到震惊不已。因疫情,难属的新春聚会暂时不再举行,故而“六四”30周年宣读祭文的声音也成了她留在难属群体中最后的声音。

尹敏,也许是你的意愿,也许你是想追寻儿子的踪迹,你和儿子在同一家医院离世。30多年来你说与儿子总能在梦中相会,彼此诉说着母子之间想说的话,愿你能达成心愿,和儿子在天堂再相聚。

愿坚强的母亲尹敏安息!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22年1月9日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