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鲍戈致中共中央提八点改革建议

1997年09月07日

上海知名异议人士鲍戈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泽民,提出进行改革等八条建议,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不得因鲍戈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施加迫害。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上海知名异议人士鲍戈九月八日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泽民,提出了希望中共采纳的八条改革和内政外交的建议(原文见附件一)。具体内容有:现行体制一百年不变主观唯心,不应该排斥多党民主和新闻自袖;共产党应建立反对个人崇拜和专制的民主原则和制度,首先将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尸体进行火化;面对日益腐败和专权的现实,当务之急是建立不排斥人民公共权力的有效的制衡和监督机制;解决国际日益关心的人权不良问题,不是归咎西方的压力和反华,而是真正实行法制;期待共产党对民众关注的"六四"事件作出实事求是的回答;了解美国的多元政治和民主特徵,要与美国搞好关系以利中国的发展;对日本要警惕,通过全民公决确定对日索赔;对朝鲜的援助,应该以促其实行改革开放和遵守国际准则为条件等八条。

鲍戈是上海重要的异议人士,有关他的情况请看附件二。

在中国共产党十五届大会即将召开的时候,无数中国人严切关注,寄予厚望。但是,由於中国过去的历史,人们又不敢抱多大希望,一些社会和历史责任感强烈的知识分子,便采取建议信、公开信的方式,实在是想通过谏言促使对人民对社会有利的一些变化。前几天西安著名异议知识分子林牧发表的公开信,还有今天鲍戈致中共中央和江泽民信,就是知识分子这类举措的典型。鲍戈向中共中央和领导人提建议,不仅是出於他对中国社会严重问题和潜在危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也是在行使基本人权,行使中国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不得因此对他加以迫害。尽管中国的宪法和法律都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和建议批评执政当局的权利,但是因为认真行使这些自由和权利而在中国遭受残酷迫害的情况,层出不穷数目庞大,贯穿了整个共产党职掌政权时期。今天面对十五大的召开,在人们期望政治随同经济变革,也应该随同经济变革,而且必须随同经济变革的时候,中国执政当局至少不应该再迫害提出这些建言和要求的公民。


>


>

附件一:鲍戈致函中共中央及江泽民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及江泽民总书记

首先祝贺中共第十五届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作为一名关心国家民主化进程的活动人士,在此,我觉得有责任向贵党提一些建议,期望贵党调整内政、外交政策,以争取人民的支持,领导中国走向民主、繁荣、文明的二十一世纪。

贵党遵循邓小平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邓小平的理论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发展,不能以停止的、僵化的态度来对待它,否则就是教条主义和形而上学,中国的现行体制一百年不变的说法,未免主观唯心,现行体制变不变,要根据中国发展的实际情况,并由人民来决定,检验邓小平理论的唯一标准是实践,而不是政治局的决议,社会主义不排斥市场经济,这一观念经过长期争论,已被全党所接受;同样,社会主义不排斥多党民主和新闻自由,最终也将成为全党的共识,应当记住,共产党进行政治斗争的目标是使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而不是为了永远由它全权代表人民来行使国家的一切权力。

搞个人崇拜和专断,曾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因此,中共第十五届代表大会应把建立党内的民主原则和制度作为其最重要的议题,为了使人民看到贵党新一届委员会反对个人崇拜和专制的立场,党的代表大会可以先作出将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尸体实行火葬的决定。

我注意到,在第十五届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贵党加强了反腐败的宣传活动,当前中国突出的腐败现象是官吏利用其所掌握的公共权力来同人民群众争夺利益,而体制上的弊病又使他们能够以权压法,形成特权阶层,腐败官吏往往对国家的法制进程和人民的民主要求采取最强硬的抵制态度。现今的政治斗争,其实质是利益冲突,而不再是意识形态的根本对立,最近各地所发生的工农群众示威的事件,不是人民反对改革,而是人民抗议社会利益分配的不公正,抗议公共权力被利用来谋取特殊利益,当务之急,是要建立有效的权力制衡和监督机制,不提人民排斥在公共权力之外。

人权问题似乎已成为敏感的政治问题,引起各界热切的关注,而贵党把围绕这一问题的争论和冲突归咎於西方的压力或反华策略,我认为,人权问题在中国,首先是法制问题,解决它的途径是实行法治,使保障公民权利的法律不流於形式,并努力促使各地政府不断改善统治人民的方式,从而为中国尽早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人权条约创造条件。

记得 1978 年 12 月召开的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曾对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重新作出评价,包括重新评价“文化大革命”、“右倾翻案风”和 1976 年的“天安门事件”,决定撤销与此有关的错误文件,着手审查和纠正冤假错案,此举深受民众欢迎,但是,现在人民并没有忘记 1989 年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仍在期待贵党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向人民作出回答,中共第十五届代表大会能否像十一届三中全会那样赢得党心、民心,将直接影响到改革能否取得成功和国家能否长治久安。

十五届代表大会还应对现行的外交政策进行审议,在肯定外交成就的同时,要正视正面临的困境,及时调整政策,改善中国的国际形像,为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而发挥积极作用。

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等领域都是主导力量,反美必然有捐於中国的利益,且改变不了现有的世界格局和秩序,只有加强交流与合作,才能加快中国的发展,并使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增强影响力,贵党不要把美国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一概看作是敌对的,是干涉中国内政,而认为毫无可取之处,应当了解,美国是多元政治的国家,民主本身就是它的一种文化特徵,美国推行人权外交,是受其国内民众的民主理代念所驱使。在美国,民众的政治取向随时决定着政府和政党的命运,这同中国存在很大差异,理解这一点,有助於消除两国关系中的对抗因素,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发展。

资源贫乏而又发展迅速的日本,凭藉其实力,一直想成为政治大国,对此中国应当保持警觉,台湾问题成为日本对华外交的筹码,是贵党的失策,而钓鱼岛问题和战争赔偿问题却是原则性的,不容回避和妥协,只要让日本知道,全民公决将赋予中国对日索赔要求的合法性,中国便能掌握对日外交的主动权。

对於朝鲜半岛的分裂以及出现金日成独裁统治,贵党因当年出兵朝鲜,而使中国负有责任,我认为,对朝鲜的援助应以其实行改革开放和遵守国际准则为条件,否则,处於穷途末路的朝鲜,最终会危害周边地区的安全和利益。

上述意见难免失之偏颇,故仅供贵党参考,贵党必须看到,全党的民主意识正在觉醒,人民对於民主的要求也日益强烈,只有顺应时代潮流,贵党才能争取主动,同时,我希望贵党不要反对我在中国寻求以合法的方式创建公民大会党的努力,禁止人民成立新党,正是缺乏自信的表现,政党能否赢得人民的支持,关键取决於它所推行的政策,而不是靠铁腕控制手段。

最后,我视愿中共第十五届代表大会能够成为一次解放思想的大会,和推动民主改革的大会,在中共党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

鲍戈
一九九七年九月八日

鲍戈地址:上海市大大桥路 41 弄 7 号 602 室
联系电话:021-64034144


>


>

附件二:鲍戈提出社会主义不排斥党民主 调整对美、日、朝等国外交政策

民运人士鲍戈 9 月 8 日致函中共中央委员会及江泽民总书记,议中共摆脱邓小平理论的局限性,接受民主理念,调整内政、外交政策。同时,建议中共第十五届代表大会反对个人崇拜和专制,决定火葬毛泽东尸体;并且要以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评价历史问题的勇气,就 1989 年的“六四事件”向人民作出回答,鲍戈还认为,解决人权问题的关键在於实行法治,使保障公民权利的法律不只是具有卫官性质。最后,鲍戈希望中共不要反对他循合法途径在中国创立公民大会党的努力。他说,禁止人民成立新党,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鲍戈在信中说,邓小平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需要不断发展,在实践中克服它的局限性,社会主义不排斥市场经济,这一观念经过长期争论,已被全党接受;同样,社会主义不排斥多党民主和新闻自由,最终也将成为全党的共识。检验邓小平理论的唯一标准是实践,而不是政治局的决议。

鲍戈建议,中共第十五届代表大会应把建立党内的民主原则和制度作其最重要的议题,为了使人民看到党反对个人崇拜和独裁的立场,党的代表大会可以先作出将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尸体实行火葬的决定。

鲍戈还指出,当前中国突出的腐败现象是官吏利用其所拿捏的公共权力来同人民群众争夺利益,腐败官吏往往对国家的法治进程和人民的民主要求采取最强硬的抵制态度,现今的政治斗争,其实质是利益冲突,并非出自意识形态对立。

鲍戈认为,人权问题在中国,首先是法制问题,解决它的途径是使中国现有的关於保障公民权利的法律不流於形式,并促使各地政府不断改善统治人民的方式,为中国尽早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人权条约创造条件。

鲍戈赞赏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对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重新作出评价的勇气,包括重新评价文化大革命和 1976 年的天安门事件,但是鲍戈指出,人民没有忘记 1989 年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仍在期待中共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向人民作出回答。

在谈到美中关系时,鲍戈希望中共不要把美国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一概看作是敌对的,毫无可取之处,应当了解,美国是多元政治的国家,民主本身就是其文化特徵,美国推行人权外交,是受其国内民众的民主理念所驱使,理解这一点,有助於消除两国关系中的对抗因素。

对於中日关系,鲍戈认为,台湾问题成为日本外交筹码,是中共的失策。而钓鱼岛问题,战争赔偿问题却是原则性的,不容回避和妥协,全民公决将赋予中国对日索赔要求的合法性,使中国重获外交主动权。

谈到中朝关系,鲍戈建议,中国对朝鲜的援助应以其实行改革开放和遵守国际准则为条件,以消除其对周边地区的潜在威胁。

鲍戈现年 33 岁,1988 年创立“中华全国对日索赔民事债权人同盟”;1994 年 3 月曾发表一封由 54 人联合签名的致中国人大的请愿信,提出要求颁布《政党法》、《新闻法》第 19 条政制改革的纲领,号召发起民主宪章运动;目前兼任“人权呼声”全国委员会和“中国对日索赔全民公决倡导会”临时主席,这两个组织分别於 1994 年 6 月 3 日和今年 8 月 14 日向中国民政部申请注册,鲍戈曾屡遭拘禁,今年 6 月 4 日获释时向美联社宣布,计划将在中国创建一个新的政党──公民大会党。